您好,欢迎来到 lol游戏比分 !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电话:13500135000 13800138000
传真:0123-1234567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经中路5588号(塑料工业园区)
第十三章 战火高燃之夜!(三)
浏览: 发布日期:2020-03-22

  城主府中,身上穿着朴素铠甲的年轻男人站在窗前,双手拄着长剑看着场外燃烧着的火光,沉静从容地开口:“人族五大王国与其余各族的矛盾将会在铁与火之中被激化,面对亡灵,血族,以及黑魔三支种族的侵袭,你们人能够支撑多久呢?而只要人族露出了一点疲态,其它还在犹豫的种族,会有多少对占据了大陆最肥沃土地的人族露出獠牙?”

  “本就脆弱的平衡,一旦被战火打破,几千年来潜藏在和平之下的仇恨就会瞬间爆发出来,种族的征伐将会成为常态,这一次对人族的战争绝非结束,这只是乱世的开篇,而这开篇,必然浩大!”

  脸庞微侧,年轻人看着那半跪在地,满头冷汗的中年将领,双目幽深地没有丝毫的波动,片刻后,没有得到自己想要回答的男子颇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算了以一座城市的毁灭来看整个大陆局势的变化,对你而言或许太难了些。”

  “但是,失去了守将之后,以这些普通士兵的素质,以你的能力应该可以推测地出菲金城被彻底毁灭的时间。”

  双目狠狠地瞪大,特兰德尔身子猛地用力想要站起来,但是狠狠贯穿了他腹部的利刃却令他的身子踉跄了一下,再度半跪在地,额角之上青筋暴起,嘴角丝丝猩红的鲜血流淌下来,气息萎靡一双虎目却死死地瞪着那个转身看着他的年轻人:“我人族绝不会如你所愿!”

  那年轻人微微挑了挑眉,脸上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神色,看着那似乎连站都站不稳的将领,开口道:“那我倒要好好听一听了。”

  一步步缓缓朝着那气息微眯的特兰德尔走去,年轻人的声线原本带着一些威严,此时却温和的很:“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还有什么能耐能够翻盘吗?”

  就在那名年轻人靠近了特兰德尔三米之内的时候,伴随着某种碎裂的轻响,一股堪称狂暴的斗气瞬间在本应当失去战斗能力的将领身上疯狂地涌现,带着惨烈的血色化为了无匹锐利的刀光,狠狠地向前劈斩而去,那名年轻人面色如常,掌中长剑顺势旋转,斜持在侧,脚步前踏,狠狠地与那道刀光交错而过。

  一声爆响,璀璨的光芒瞬间大亮,光辉之后,两人已经互换了位置,背对而立,那名年轻人斜持长剑,而特兰德尔则双目怒张,原本贯穿了他腹部的战刃被粗大的手掌紧握着,保持着怒劈向前的姿态,这间奢华的大厅之中一时被死寂所占据,只有着外面不断燃起的战火与兵刃交击的声音传来,但是即便是这些声音,也遥远地似乎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

  死寂之中,那名仪态从容的年轻人突然剧烈咳嗽了两声,身子一个踉跄,直接拄着长剑半跪在地,一道狰狞的刀痕在咔嚓声中直接出现在了他的肩甲之上,将那朴素的战甲直接劈开,力道之大,似乎是想要将他整个人都直接劈斩开一般,鲜血淋漓地涌出,令他的面色陡然变得苍白,只是那持刀怒劈的男人却没有丝毫的反应,依旧昂然而立,那怒张的双目当中,坚韧刚烈的神色却黯淡了下去。

  就在此时,衣袍破空的声音响起,一道修长的身形直接从阴影当中遁出,直接无视了那昂然站立的将领,半跪在了那名面色苍白的年轻人身前,沉声道:“回禀大人,亡灵法师一脉,以及狼人族的战将已经按照您的要求,以大兵力封锁了三个城门,在故意放水的情况下,那些城防军士兵和人族平民已经朝着最后的城门汇聚过去了。”

  抬起手掌,重重擦了擦嘴角,这名年轻人撑着长剑踉踉跄跄地起身,声音有些虚弱却依旧沉静地继续吩咐道:“你们继续分散出去,警告他们,在最后的包围绞杀当中,没有必要制造过多的杀戮,我们没有兴趣将人类灭族,杀七八成就可以”

  “剩下的难民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将我们进攻的消息传递到人类的各大城市之中,亲自看到难民的惨状,与一个由文字记载的消息,对于人类士气的打击程度完全是两个级别。”

  “咳咳咳如果他们接受难民,可以打击士气,消耗资源,拒绝接收难民,对于人心就是再一次地打击,而如果他们够狠”

  浑身笼罩在阴影中的人影垂首应和了一声,随即再度化为一道阴影,直接遁入了黑暗当中,消失不见,这座奢华的大厅当中,只剩下了那面色苍白的年轻人,神色复杂地看了看那依旧保持着怒目前劈的中年将领,随即转身,脚步有些不稳定地朝着外面走去,一边走,手中的长剑将一路上用作装饰和照明的青铜台,台顶上的火盆倒落在地,松油倾倒在地面上,将火光引动。

  “咳咳咳,斩首战术引爆斗气旋,在死之前劈出了一生最强的一刀,你是一位合格的将军,唯一的错误,就是太过相信我这个城主了,甚至还和我成了朋友,根本没有防备”

  缓缓踏步出了这座有着三百多年历史的城主府,在他的身后,熊熊烈焰将整座府邸彻底吞噬,而在这烈焰当中,依旧能够看得到那至死依旧挺立,怒目劈斩的将军剪影,那眸子里面,狂烈的光芒依旧似乎在咆哮着,下一刻,怒卷的火焰暴起,直接将这道身影所吞噬。

  一声怒喝,铁红色的斗气化为枪芒,狠狠地冲向了前方,一堆骸骨在瞬间被扫断,几只狼人咆哮一声,但是还不等它们冲锋上来,就被数道箭矢的残影直接击穿,重重地钉在了大地之上,扎克一甩手中的骑士枪,猛然几步冲出,有些消瘦的身形猛然跃起,长枪狠狠扎在地面上,身形一转,右脚带着咆哮的斗气光焰,重重甩在了一位骸骨骑士的脖颈处。

  一声爆响,骸骨骑士的头颅直接偏向了一旁,而在同时,扎克的身子已经落在了那匹骸骨战马之上,手肘一砸,将那动作僵硬的骸骨骑士直接砸落下去,那可怜的骑士在落下的瞬间被从一旁狠狠砸落的战斧劈成了碎屑,扎克的手掌之上斗气咆哮,涌入了那骸骨战马的头颅之中,幽绿色的灵魂火光一阵不稳定地颤抖,随即生生被混入了点点红光。

  轻轻呼出一口浊气,扎克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冷汗,微微喘息着,双目抬起看着不远处隐隐可见的城门,一抹厉色闪过,掌中长枪一挥,随随即便猛然一声咆哮。

  咆哮声中,骸骨战马空洞的眼眶当中铁红色的光芒猛然大作,直接朝着前方开始加速,扎克掌中的骑士枪疯狂扫动着,将前方阻拦着他的骸骨战士全部扫飞,胯下战马的速度越来越快,在奔过了一整条街道的时候已经达到了巅峰的速度,风声呼啸,染血的长枪猛然放平,斗气暴起,便是一声惊雷般的咆哮:

  狂暴的劲风当中,一人一骑直接化为了一道锥形的光影朝着前方疯狂突进,敢于挡在前方的一切全部都被狂暴的力量生生碾碎,而在身后,上千的平民和军团士兵都怒吼着狂奔着,在生死与杀戮之中,所有人的力量都被最大极限地压榨出来,这千余名人类此时的气势丝毫不逊色于一支正在冲锋的军队,宛如洪流一般朝着城门处冲去,那城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在咫尺!骸骨战马之上的扎克双目睁大,猛然一声爆喝:

  斗气暴起,一人一骑没有丝毫的犹豫,狠狠地撞击在了紧闭的城门之上,伴随着一声巨大的爆响,扎克的嘴中鲜血喷涌而出,胯下战马直接崩碎成了无数碎骨,但是在他身前的钢铁城门正在无数道惊喜的目光中缓缓崩塌